企业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搞民间借贷的书记,为那场危机埋雷?

发布日期:2021-06-03 20:50   来源:未知   阅读:

日前,中共山东省纪委、山东省监委对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原主任委员刘士合重大违纪遵法问题进行了破案审查考核。

今年2月,核心第七巡查组进驻山东。1个月之后,刘士合退休,4个月之后落马。政知道梳理发现,其为巡视之后山东首个落马厅官。

这个消息在当时让很多人都颇为意外,因为他从1971年参加工作至落马之前,都甚少有负面新闻传出。在他曾经主政过的邹平县,离任时民众还纷纷表白过挽留之情。

刘士合到底有什么问题?

来看昨天(14日)山东省纪委监委的通报:

经查,刘士合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党内搞团团伙伙、培植个人势力等非组织活动,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心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方便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为别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从事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民间借贷活动,搞钱色交易。利用职务便利或职权、位置形成的便利条件,为别人谋取利益并索取、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嗯,“两面人”无疑了。

落马前一个月老部下被双开

刘士合出生于1955年2月,山东沾化人,主政过山东多个地方,曾任邹平县委书记、菏泽市长、莱芜市委书记、东营市委书记等职。2017年2月,刘士合调任山东省十二届人大财经委主任委员,直到今年3月退休。

如果说刘士合落马有前兆,那应该是在被宣布落马的一个月前,他邹平任职期间的“老部下”王传民被双开。

2000年1月,刘士合由邹平县委副书记晋升为县长,4个月后升任县委书记;也是在2000年1月,王传民从滨州地委办公室主任科员空降至邹平,出任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

二人在2000年至2005年期间在邹平县委搭班。

在刘士合担负邹平县委书记期间,王传民历任邹平县委副书记、县纪委书记,邹平县委副书记、副县长。

今年8月,王传民行贿案在莱芜市中级公民法院休庭审理。

2007年至2018年,王传民利用担任邹平县人民政府县长、中共邹平县委书记、山东省粮食局副局长等职务上的便利或利用职权和地位造成的便利前提,在获取搀扶政策优惠、建设项目配套费减免、职务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索取或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305万余元。

在王传民开始纳贿的2007年,刘士合已经调任菏泽。但他在主政邹平期间的一系列经济政策,为继任者王传民的行贿供给了“渠道”。

政治生态

在邹平县的8年是刘士合人生的关键。

1997年底,他从沾化调往邹平,担任县委副书记。当时的邹平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县,缺少工业支撑,城市建设也始终提不上速度。

这种状况在刘士合主政之后开始发生变革。他为邹平决定了“产业强县”的定位,众多范畴巨大且短期内容易产生经济效益的大工业开始上马。

成果是显明的。

△图片数据来自山东财经报道

2000年,滨州市GDP为270亿元,邹平为60亿元,占比22.22%;2004年,滨州市GDP为519.45亿元,邹平为156.1亿元。从这一年开始,邹平的GDP开端占据滨州市GDP的30%以上,直到当初。

影响也是深刻的,特别是在一段时间之内对政治生态的影响。

按照刘士合的恳求,全县的党政干部都要围绕工业发展为中心。县里根据企业纳税额对企业家进行论资排辈,交税越多,企业跟企业家在县里的地位也就越显赫。

每年正月上班第一天召开的全县四级干部会上,征税大户的企业家在前排就坐,还要当众发言,说明当年上马的名目和预计目标和存在什么艰难,各乡镇、各局部也要表态,说明能为企业供应什么样的服务,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不仅如此,政府部门的公职人员还直接参加了企业经营。

2002年前后,邹平组织过100多名党员干部帮扶骨干企业,这些干部帮企业跑名目、办手续、整理文件、发展尺度化管理,几乎是无所不为。

如斯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王传民的罪名中有一条是“在获取扶持政策优惠、建设项目配套费减免、职务提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

崩盘的民间借贷

在对刘士合的通报中,政晓得发明有一条为:“从事影响公正实行公务的民间借贷活动。”

先补充一下常识点。

党员领导干部加入畸形的民间借贷,是不违背党规党纪的,但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假如严格超出国家划定利率,造成恶劣影响,就要依照《党纪处分条例》第二十九条查究相应党纪任务。

除了利率高,党员干部的民间借贷举动违规还表现为放贷行动与其职权有明显关联,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或者在借贷过程中利用了公权力,以获得更高好处。

比喻,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李文科的双开明报中就提到,他通过向私营企业主放贷等方式获取收益;武汉市中级国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王晨的双开明报中说,他应用职权通过向私营业主放贷违规获取大额收益。

不过,刘士合的这个“民间借贷活动”还有另一个背景。

在他跟王传民执掌邹平的十多年间,邹平经济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也浮现了严重的民间借贷危机。

2010年,邹平大规模的民间借贷逐步突起。在2011年至2012年之间,很多邹平的年轻人将民间借贷视为投资少、收效快的发财道路,可能一夜暴富。在邹平县城、孙镇、魏桥镇、韩店镇等乡镇,有的镇政府驻地的沿街商铺多少乎家家放贷,工人、农民、银行人员、老师等各行各业均有人参与。

有个细节是,曾有媒体报道过,在村民放贷的时候,会有公职职员担当担保人,并称关涉其中的公职人员“不可计数”。

直到2012年,邹平孙镇村民朱宝、朱猛因民间借贷争执而遭遇车祸逝世亡的事件发酵,邹平的民间借贷崩盘引发关注。依据邹平县金融办、人行等部分的测算,截至2012年末,邹平县民间融资范围为24.9亿元;经当地公安机关核查,该县与民间借贷有关的去世亡案件共有6起。

事件从前一年之后,时任邹平县委书记王传民调任山东省食粮局副局长。

事件从前六年之后,刘士合成为第一个曾在邹平任职,被指出从事“影响公平履行公务的民间借贷运动”的官员。

来源:政知道